人生如梦 一梦借尸还魂夜,二梦人生过,三梦圣皇殿,四梦红颜断,五梦兄弟情,六梦新人来,七梦又一生,断前人归依幽暗之路,欲被打破天下之桎梏,踏今世逆天不悔之路。 修普诺斯梦游中计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夜降芸芸遇红蓝,。

  直到漂到了一个村庄,从远处看很小,大概也就几十户人家,村头两个小点点不知道在干嘛?或者是什么东西。直到越来越近,一只漂到村头的一条小支流里。离村庄近了,终于看到实物了,村头一个老爷爷正在和一个呀呀语语的小女娃,老爷爷看见自己的小孙女愉快的玩耍着,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脸上不自觉露出了笑脸。

  “爷爷,你看,你看那有个和我一样的,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哎。”一道奶声奶气的,话的说不清的小女娃的声音。说完老人顺着小女娃的方向看去。看完就抱起了自己的小孙女,拿着鱼叉往河边走去。用鱼叉挑起来这个摇篮,只见摇篮里有着一个小男娃,那就是从江对面漂来的我。还有几件东西,一块用血写着字的布,一个小水滴,一个正面虎,北面任的徽章。

  “留着吧,要不等你妹妹回来的时候,再问问吧,再说,现在给别人拉,小丫头也舍不得啊!”

  话说完,小男孩领着弟弟妹妹就去旁边的小水旁看着几个小鱼儿愉快的玩耍,每每快走的时候,小男孩总会领着小妹妹去河边放了它们,因为小男孩认为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不过这次又带着一个小弟弟。

  “留着。这话我说的算,正好小女娃一个人也无聊,女婿啊,麻烦你啦,你多打听下,小心点!”

  说起这个老人呐,一儿一女,儿子儿媳在县里做生意,平常接触不到修为。女儿,女婿是冲天城的护卫队长和成员。儿子级别低,不想让他们修炼,强身健体而已,女儿一家压力在城里很大。说着,老人躺在床上,闭了眼,睡觉了。

  想着把一家人的希望的摇篮放在大陆上五大危险江流之一的血招命红江。君子流血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看了一会儿,给小少爷多点时间往里漂。头也不回的便往相反的地方去,争取点时间。想着少爷能穿过这泱泱大江嘛?两个眼角不自觉留下了两滴泪水。想着老爷临终前交给我保命的东西———“神的眼泪”,便安下心来。

  夫妻两个也是每隔十天回家看下小娃子,看着小娃子长大心里也很高兴。期间,汉子与老爷子也切磋几次,结局可想而知,汉子又被虐啦,,,,,,

  那人又说:“该死,小孩呢?上司只要他们家三口性命,告诉我,小孽种在哪里?你可以走了。”“你来我告诉你,敢吗?”队长走近跟前说:说吧,把他藏哪了?”侍卫说道:“黄泉路上我再告诉你吧。”说完便自爆起来。小队长连忙感觉不对,就把附近几个人拿来挡箭牌。

  第二天,一家五口人去买东西,夫妻两个一人抱一个小娃去镇上买东西,?一人领着一个,老爷子走在后面溜达溜达啦。走在路上的人都说:“林老爷子,什么时候家里又添丁啦。”

  “孩子,看你自己的命运了,我只有把你放在江里随水漂流,还有一丝生机,跟我在一起,肯定是命不久矣。”说完撕下腰间一段白布,用自己的血写了我的命运,一份血书和我就在一个摇篮里,说着把一个水滴似的东西放在摇篮里,然后让我随水漂流,越飘越远。

  女儿跟老爷子说:“这次我要多过几天,老爷子你的头发又白啦,你去和我们一起去城里住吧,小女娃,小男娃全带走,有空让你女婿带你去郡里玩玩。”

  前两年,老王家的小孙子喝了水,晚上还大喊大叫,据说他儿子是城里卖东西的一个管事的,花了好多钱请了一个师傅才好。走了还说这水对小娃子伤害很大,算了,还是等娃们回来再说吧。

  人间苍苍何日潜。

  大学生,本身上课时间紧,没时间写,还要写手稿,还得打电子版。更新慢,或者几天一章,好看就看。本身写着就是玩,看看,不要月票,谢谢。别说脏话。昨天电脑坏了,今天拿去修理,所以这几一天可能更新一章,今天用同学的电脑更新的。

  老爷子喝了一口自己的老酒,话也不说,汉子明白啦父亲的意思,就和小女娃说:“没事,爸爸没怪爷爷,没事哈!我这就给爷爷道歉,丫头,吃饭吧!”

  小女娃哭声说:“爷爷,以前都是我俩玩,现在好不容易多个小男娃,再说你不是一直说再有个男娃就好了嘛?要不先留着,等爸妈来家你再说,商量一下,以后你就能带我们俩个玩了,大不了我少吃点就可以给他吃了。”

  坚持了一会,直到口吐一口心血,实在坚持不住了,便掉了下来,然后数十人随后而来,围到侍卫身边。一人道:“跑啊,怎么不跑了,继续飞啊,要不是队长提前作下手脚,还真找不到你。”侍卫一看围剿我和小少爷的人那么多,心想:不好,老爷,夫人估计是凶多吉少了,便忍下狂怒的心情,问道:“我家老爷呢?谁杀的?”说完这句话。

  长日潇潇一夜探,

  “来啦!”

第五章奇遇

2021-04-27

书评(107)

我要评论
  • &哇哇道

      我哇哇道:“爷爷,爷爷。”老头子抱着我高兴道:“哈哈,爷爷在呢,爷爷去给你们做好吃的。”说完爷爷走了,小女娃笑了心想:终于有鼻子给我玩了,想了想爸妈马上回家了,又高兴的跳了起来。

  • 孽种无&要不要

      “附近都搜了,没有人。孙队长,不过有人在血招命红江看到一个摇篮,估计是那小孽种无疑,你要不要飞过去看一下?我们都不会,借助法宝还飞不稳。”

  • 想是这&走。

      侍卫灵魂泯灭之前想道:我尽力了,想是这人天注定被少爷所杀,天注定,让小少爷报杀父之仇,杀母之恨,老爷,黄泉路上等着我,一起走。

  • 先生道&说个我

      我就在书框里,小女娃趴在老先生的身上,先生道:今天给你们说个我们旁边杨娃树林的故事。

  • 性命,&身上,

      一人从天上飞来道:“哈哈,早该死的,只不过留他一条性命,为了一件宝物罢了,不在他身上,在你这了吧?”“哈哈,宝物已在那边江里啦。你没得想?”侍卫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