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悬壶济国安  


 

 

  奈何,他的成绩终究还是太一般了,想要在一个月内有所起色,真的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到时候能不能考上个好的二本大学都是未知。

  一边走在路上,呼吸着晨间新鲜的空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黎灿总是感觉自己仿佛是获得了新生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不舒服的,这是过去黎灿从来都没有的感受。

  “小屁孩,你刚才的话我原封不动的奉还,你现在滚的话,老子还可以不追究你坏我好事,要是不离开...哼!”

  而那猥琐中年人,根本就是没有发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一个不慎,脚踩在了那一道冰痕之上,本来坚实的地面忽然变得非常滑腻起来!

  黎灿的老爹是个中年帅哥,这个时候看到了林诗琴做的一手好菜,立马就把衣服一扔,坐在饭桌前就准备开动了。

  要从黎灿的家里到江州二中需要经过一个小公园,在这个小公园,平常的时候,人不少,还挺热闹。

  过去夏日的阳光照射在身上的那一股燥热感也是忽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淡淡的温暖遍布全身上下,让黎灿感觉自己身上似乎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你看你,我这不是问一下儿子的学习情况嘛,真是的...”

  因为实在是太神奇了!

  唉?终于还是有人上钩了!

  猥琐的中年人被推开,脸上闪过了一抹愕然,没有想到这大早上的,居然还有人敢破坏自己的好事。

  那个男的是一个长相很是猥琐的中年人,胡子拉碴,一双眼睛极为狭长,让人一看到他就想起来了一个词语:贼眉鼠眼!

  一家三口人刚刚坐到饭桌上,黎景龙就是开口了:“小灿啊,今天上午补课补得怎么样了?”

  这可是今天的第一单生意啊,可不能就这么黄了!

  这个猥琐中年人的凶悍的气势不是假的,再配上他脸上的凶恶之色,一看就知道这家伙绝对是真见过血的!

  伴随着一声惨叫,猥琐中年人因为这一滑,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而且还是正面朝下,血液四溅,两颗门牙,就这么从他的嘴里被磕飞了出来!

  就在这时,黎灿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了在道路的一旁,有一个看起来神神叨叨仿佛神棍一样的老头儿正在拉着路旁的和他一样的高三学生推销着自己的东西,在他的面前还摆着一处地摊,摊位上林林总总摆放了一大堆的东西。

  一看自己的左手,只剩下了一个拖杯,哪里还有冰淇淋的一点儿影子?空空荡荡的好不凄凉!

  “这个怎么卖?”

  老神棍讲的是唾沫横飞,一手拿着一只外观看起来非常唬人的护符,拉着人家学生的胳膊就是不松开。

书评(104)

我要评论
  •   一&再吃!

      一把打开了某人的手,林诗琴瞪着眼睛说道:“这是给儿子留的,等儿子来了再吃!”

  • &晒死人

      黎灿满头大汗,口干舌燥的在街道之上走着,这种天气说实话真的是要晒死人不偿命了。

  • 看到了&饭桌前

      黎灿的老爹是个中年帅哥,这个时候看到了林诗琴做的一手好菜,立马就把衣服一扔,坐在饭桌前就准备开动了。

  • &肉啊,

      “嘿,来喽,让我看看有啥好饭,咦?老婆,你做了红烧肉啊,有口福喽!”

  • &鬼,鬼

      可是这大白天的,就算真的有鬼,鬼也不敢出来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