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灾害不断增多,世事不公正不断增多,贫富差距减小,造成社会日趋混乱不堪,一切的种种信息显示着大道失公,渐渐地愤懑衡。  事有愤懑有人管,下回分解一大山中的普普通通少年如何在这浊世中逐渐完全掌握大道权柄,赏罚善恶,以及维护大道公正。京都大学作为华夏著名学府,是无数莘莘学子心中向往的圣地。。

  夏斌听了,赶紧说:“是的,学长。”

  夏斌小学到初中的上学费用都是欧阳薇薇资助的,除此之外,还每月给夏斌写信,这对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夏斌来说,就是唯一可以和外界取得联系的方式了。所以夏斌也每次回信给她,说着城市和山村的事,就这样彼此书信往来一直到高考前,两人相约——相见未名湖。

  以前在家里,和爷爷两人相依为命,爷爷是个赤脚医生,在乡间凭着一手好医术很受邻里的尊敬。

  “挺好的,就是宿舍的舍友还没有回来。”

  三人边走边聊天,没一会就到了聚会的饭店。

  于是,夏斌和李珂到饭堂吃完放,张晓月又带着他补办了入学手续,送到了夏斌宿舍楼下。给他留了个手机号,说有事找她,就潇洒的离开了。

  看看周围人渐渐多了起来,夏斌?沿原路走了回去。

  张晓月听了夏斌的话,想了想说:“哎,等等,这么晚了,你刚来也不熟悉,估计也不好找住处,你跟我来吧,我给你找个地方住一晚,明天早上我刚好没课,到时带你去报到吧。”

  夏斌看着张晓月走了,也就上楼回宿舍去了。

  所以,夏斌计划在这几天好好看看欧阳薇薇生活的地方。他也没有坐车,就这么沿着校外的一条路直接走了下去。

  张晓月看着眼前的男生,疑惑的问:“你是新生?现在早已过了报到的日期,你怎么才来?你是哪个系的?”

  张晓月也连连点头,说刚开始不要耽误学业。

  “夏斌,怎么样,还习惯吗?”张晓月问道。

  张军拉着夏斌走到人群中间,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说:“好了,咱们的人呢也到齐了。现在我宣布咱们的老乡会正式开始。首先,我代表咱们所有的老生欢迎诸位学弟学妹走进京都大学。以后大家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或者在座的学长帮忙。然后,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HL这一届的高考理科状元——夏斌,大家欢迎。”

  “你怎么晚上来了,现在已经快十点了,学生办早已经下班了,要报名只能等明天了”,张晓月看了看手表说,“你在哪住,明天你过来吧,来了直接找学生办,在那里可以办手续。”

  爷爷是靠着一本家传的医书自己摸索学医,随医书传下来的还有一本《五禽戏》的手册,夏斌小时候没事当小人书看,看着看着就照上面的动作练习。说来也奇怪,夏斌自从开始练习五禽戏后,动作日益敏捷,身体也渐渐发生着莫名的变化,后来养成习惯,每天都要练习一次。

  突然,老人在练到“闪通臂”,左脚站定,右腿抬起前迈,似乎身体重心不稳倒了下去。老人一倒地不见动静。

  夏斌下楼看见张晓月和李珂站在楼下聊天,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学姐,你们怎么过来了,有事吗?”

  那男生听了,从布包中取出一个信封递给她,“我是金融系的新生,家里有点事所以来晚了。这是我的录取通知书,你看。”

  张晓月拿过信封看了看,取出录取通知书,翻开看上面写着确实是金融系的新生。

书评(355)

我要评论
  • ,太不&在旁边

      “好呀!夏斌,你这家伙藏的够深的,这也不给我们提前说一声,太不够意思了吧?”理科在旁边听说夏斌竟然是高考状元,拍了夏斌一把,说道。

  •   “&就是熟

      “也没做什么,就是熟悉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本想找一份兼职的,但是刚来看了一下还没找到合适的?”

  •   接&着张军

      接着张军又介绍了其他三个新生,都是HL各个市的骄子。

  • 喝,聊&绍下对

      下来就是吃吃喝喝,聊天闲侃,觥筹交错之间,夏斌在李珂的介绍下对老生有了印象。

  • 况一个&姓比下

      众人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自古文人相轻,更何况一个副省长的公子被一个小老百姓比下去,心中能舒服才怪。

  •   夏&。

      夏斌扭头向说话的地方看去,一个男生坐在那里,同样看着他,眼神带着挑衅的意味。

  • 会堂、&长城等

      欧阳薇薇在信中说过他曾在书本中看到过的人民大会堂、故宫、长城等名胜,还写了许多夏斌在书上看不到的东西,就像王府井的美食,国贸的漂亮玩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