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生还者2  


 

 当电影里面的病毒在世间突然爆发时,世界末日还远吗?2010年3月,一陨石群掠过太阳系,有数百颗小陨石掉入地球,经过层层持续燃烧,抵达地面的仅有数颗,且半径均严重不足20公分,更有甚者有的成沙而飘散在地球上空,而这几颗便带给的却是……连羽,男,现年17,90后,就读流阳市第三中学高三。父亲早逝,母亲在流阳市中医院总部大楼上班,家里还有一个76岁的爷爷,自小被爷爷管教的连羽没有染上一丝非主流,也没有像他爷爷那样十分传统,算是个普通而平凡的人了。“老天啊,来朵云把太阳遮起来吧,晒死我啦。”蹬着辆山地车连羽一边往学校赶一边祈祷着。忽然刺耳的警笛声大响,一辆印着红色十字的救护车呼啸而过。看着这救护车,连羽像着:“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干嘛呢?”“该死的高三啊!”一把声音在连羽的耳边响起,“你咒骂也没用,如果像你这样咒骂几句就不用去的话,那我现在还躺在床上睡我的午觉呢。”连羽头也不回。“小莲子啊,你”来人还没说完就被连羽的一声“九千岁。”顶住了。来人姓魏名忠宪,连羽的死党,因为名字和明朝的大太监魏忠贤名字发音近似,所以一直被熟人叫为九千岁。“额,那个,快走吧,迟到的话,语文婆骂人了。”魏忠宪一发力马上超过连羽向前走去。。

  这时司机大骂一声:“草你TM的祖宗,老子不怕你们这些东西。”,好为自己壮壮胆,同时启动了车。一个中年人已经平静下来,扫了一眼,对着司机说:“那里,那条军用绿色通道才两三辆小车交叉挡在那里,那里应该可以冲过去。”这时司机也发狠了,把车后退百米后,大吼道:“啊!!!!!”加尽油,客运巴像出膛的的子弹,扑进那条绿色通道,“碰!”“碰!”“碰!”的声音不断传来,却没有一声惨叫,可以想象到,这些根本就是生化危机里面的丧尸!

  无聊的连羽拿着手机玩游戏,正打得激烈的时候,“碰”的一声,然后车身一震,车便停下了。“怎么啦?怎么停下了?”“不会是撞到人了吧?”“怎么回事啊?”“可能是出车祸了”……靠着窗的连羽贴着玻璃看。这时已经冷静了的司机和乘务已经下车。当连羽看见司机蹲下查看时,心里忽然一凉,暗道不好!果然司机“啊~”的一声痛叫起来。虽然连羽他看不见是什么回事,但知道肯定没好事。果然只见另一名乘务抬脚猛踹,然后司机就站起来了,但手好像就受伤了。二人迅速回到车上,关好门后,连羽才看见司机的左手小臂中部一片血红。“疯了,都他妈疯了!”司机也不管伤口,猛一踩油门,车就辗着什么开过去了。看着满手是血的司机,乘客也不敢出声,只是静静地坐在坐在位置上。连羽想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走到乘务那里,乘务好像也受到什么惊吓,肩膀一抖一抖的。连羽从傍边的箱子里抽出一瓶水,递给乘务。当乘务回头过来,连羽才发现这名男乘务也就26.27岁而已而且脸吓得通白。。

  “绝壁挡路,横棍胸前!”连兴左手一拉,棍就在身前旋转起来同时缓步后移。

  连羽,男,现年17,90后,就读流阳市第三中学高三。父亲早逝,母亲在流阳市中医院总部大楼上班,家里还有一个76岁的爷爷,自小被爷爷管教的连羽没有染上一丝非主流,也没有像他爷爷那样十分传统,算是个普通而平凡的人了。“老天啊,来朵云把太阳遮起来吧,晒死我啦。”蹬着辆山地车连羽一边往学校赶一边祈祷着。忽然刺耳的警笛声大响,一辆印着红色十字的救护车呼啸而过。看着这救护车,连羽像着:“不知道妈妈现在在干嘛呢?”“该死的高三啊!”一把声音在连羽的耳边响起,“你咒骂也没用,如果像你这样咒骂几句就不用去的话,那我现在还躺在床上睡我的午觉呢。”连羽头也不回。“小莲子啊,你”来人还没说完就被连羽的一声“九千岁。”顶住了。来人姓魏名忠宪,连羽的死党,因为名字和明朝的大太监魏忠贤名字发音近似,所以一直被熟人叫为九千岁。“额,那个,快走吧,迟到的话,语文婆骂人了。”魏忠宪一发力马上超过连羽向前走去。

  身一定“巨浪滔天,定点棍梢!”左手压棍,右手握棍上下摆幅同时由左向右微移,“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九下切风声。

  “啪啪啪啪”杂乱无序的声音在安静无比的楼道响起,魏忠宪一边跑一边骂:“真TM的,偷情也不用上八楼吧,为什么我们上个课也要跑八楼!”“那样方便你熬不住高三学习的时候,跳下去肯定一了百了。”连羽没有魏忠宪那样上气不接下气,就连呼吸也没有急速。当两人一前一后冲入八楼教室的时候,“铃铃铃”的上课铃刚好响起。在教语文的班主任怒目注视下,两人恍然不觉地坐到位置上去。

  “公公。”一个军装少妇和一群穿着军装的人走出来。“儿媳妇啊,我们连家对不起你啊。”那军装少妇正是连羽的母亲石灵。连兴并不在意石灵不出声,又说:“好了,准备吧,布好防线,上头一出命令,马上实行军事管制,并疏散民众,若有暴乱,杀!我和阵地共存,你们要走的话现在还可以走,不然我正式下命令了,再走,就地枪决!”“与阵地共存亡。”一众军官齐声道。“我想我可以去见阿政了。”石灵笑道。

  “铃铃铃铃”讲台上的老师无奈地放下手中的试卷,不情愿地说:“下课。”“谢谢老师。”连羽走到魏忠宪那里说:“起床啊,吃饭了!”“恩?下课了?”魏忠宪揉揉眼说,“走吧,我还没吃饭呢。”“废话,难道我吃了?”连羽一脸鄙视地看着这个除了吃就是睡的家伙,何奈某人脸皮厚度堪比城墙,对此视而不见,让连羽仰天大叹“哥修为还不够啊!”

  “从腰那里辗成两半,头骨被撞的开裂,却没死,而且还能横穿过车底过来咬人的东西?”连羽组织了一下语言,轻声问。乘务连连点头。“那,那个东西长的是什么样的?”连羽又问,乘务猛抖一下,“人样。”一阵寒意猛冲头部,连羽不由又从箱子里抽出一瓶水,喝了一口平静一下心情。连羽猜想会不会是乘务讲大话帮司机掩饰撞死人的事实,不过连羽看见司机那左手的血才刚刚被司机腾出的另一只手包扎起来,那血,骗不了人;那如果血是死者的呢?可那是流着的血,也骗不了人。这样的话,只有最后的可能,就是乘务说的那样。

  “是那些东西,就是那些东西!”乘务这时大叫起来,司机明显也发现这些人跟刚才咬自己一下的那人差不多,“上车!快上车!”第一个上车的就是司机,接着就是连羽,然后是被连羽拖着的乘务。当下车的最后一名乘客上来后已经有一个类人的东西接近车门了。“噗呲”车门这时终于关了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随着拍车的声音越来越多,车上的人都知道这六个类人的东西已经全部围上来了。随着声响,远处越来越多的东西走过来。“怎么这么像生化危机里面的丧尸?”一个年轻的上班族自问一声。

  “要明白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棍法,你要练,才会越练越熟,越练越精的。而这根棍,本是河南少室山罗汉堂首席本真大师所赠,乃少林寺塔林所产的铁木所制,坚硬无比,寻常打击是无法将其折段,现在就给你了。”连兴把棍递到连羽面前,连羽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知道这棍对爷爷的意义,不过他没想到爷爷会现在给他。“还不接棍!?”连兴一瞪,连羽连忙把棍接过,拿到手连羽才发现这棍不轻,约重2到3斤。

  “阿羽,你想过以后考哪所大学吗?”魏忠宪问,连羽一边蹬车,一边想,说:“没有啊,就我这成绩,上本科都还有点难,重点更不用想。你就好啦,到时候考不上你老爸就直接砸钱。”“嗯,我爸说了,到时我真的考不上本科,直接用钱,反正读大学就是混文凭。”“嘿,瞧你这小样,没出息。”连羽笑骂到。

  连兴手一定眼一瞪,右手棍一翻,“金刚护体,棍旋身周!”双手紧握棍中部,转动起来,同时双脚一边滑步一边扭身,这样硬把周身打出阵阵棍影。

  “所谓年刀,月棍,一辈子枪,宝剑随身藏,棍可以说是所有兵器的基础,攻击手法不过一打一砸,这样点明了棍法入门是最简单的。可是,你要记得所谓拳怕少壮,棍怕老狼,棍法入门容易,但练精就难了。”连兴用平缓的声音说完,呼了一口气,又说:“我这随身棍法基础来自少林降魔棍法,经我在战场上的杀敌经验所改良而成,你要看好了!”话音一提,连兴右手将棍一旋,左手接棍,气一提,低喝一声“哈!”不知是不是幻觉,连羽感觉到刚才棍好像把棍梢那一段的空间震动了。“随身棍法有九式,,第一式,神龙探爪!”“神龙探爪讲究的就是,斜棍敲劈!”连兴一边解说,一边把棍一收,再猛一发力,棍就斜打出去。“你看,棍打威力最大的就是梢尖已回十公分这一段,对敌,这一段的落点就要瞄准头和肩!”

  天台上,连兴身穿米黄色功夫服,立于一方,右手仗棍,横于身侧,棍尖点地,西斜的霞红阳光照着侧面,默不作声,那缓慢而有规律的呼吸似乎带动着风的流动。让在一旁的连羽忽然用种感觉,爷爷会不会像小说里面的高人那样一朝悟道,霞举飞升。

  “你们要记住,你们现在的时间已经不足一年了,明年的7月就是高考了,所以你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好,现在拿出一模的试卷,评讲一下……”连羽看着班主任,又想起自己的那成绩,无奈地呼了一口气,接着从抽屉拿出试卷。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连羽掏出手机,他知道,有必要跟爷爷联系一下了。电话才刚拿出来司机就猛刹车了。“怎么又停了?”“没撞上东西吧?”“这车真晦气!”……连羽侧头往车头的挡风玻璃外看去,借着车头灯和高速路上的灯,连羽有种想骂娘的感觉,“我的妈啊,我看见什么?”一个乘客也看到外面的情况了。连兴给的棍子连羽已经套进布袋了。连羽把棍斜挂在背上,冲到司机那里,这时司机已经开门走下去了,连羽也跟着走下去,一向四车道,一共八车道的高速公路上,前面就是一个收费站,而这时,那里的车撞成一团,而且还有一些人在那里走动。“这是哪门子的车祸啊?打仗了吧?”一名乘客小声说。这时里客运巴最近的几个人走过来。不过当这些人越走近,连羽就觉得越不对劲。“前面怎么拉?”连羽开口大声问,可是前面的几人浑然不觉,还是一步一步缓慢向前走。当这六个人走到离连羽等人十米时,连羽终于发现问题了,这些人身上多多少少有着应经凝固了的伤口,且面无表情。

  一连画了三个大圆后,右手把棍一收,同时跃到空中,左手贴着右手握棍,大喝一声:“千钧天雷,跃空砸棍!”“啪啦!”的声响天台的隔热砖被砸碎数块。

  “你好,这是你的车票,请收好。”连羽接过车票,拿着旅行袋和木棍,走向候车区。今天好像比平时还多一些人啊,连羽感到有些奇怪。坐在椅子上,连羽掏出手机,看了一下便拨通魏忠宪的电话。“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回来,我……喂,小莲子啊。”魏忠宪的声音传出来,“九千岁,在干嘛啊?”连羽懒洋洋的问道。“嘿嘿,我在一边制造麻烦,一边解决麻烦。”魏忠宪猥琐地说道。连羽笑骂:“草,你这个九千岁还能制造麻烦吗?”聊了一会就挂了电话,连羽发现和魏忠宪闲聊了一会,心情好很多了。

书评(268)

我要评论
  • 路,横&。

      “绝壁挡路,横棍胸前!”连兴左手一拉,棍就在身前旋转起来同时缓步后移。

  • 瞪,右&手棍一

      连兴手一定眼一瞪,右手棍一翻,“金刚护体,棍旋身周!”双手紧握棍中部,转动起来,同时双脚一边滑步一边扭身,这样硬把周身打出阵阵棍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