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易主,劫气突然爆发!  古老的历史的众神啊!还蜇伏在自我以为光芒的沉渊之地,记挂着于股法则吗?你们是时候付出过代价啦!  荒凉的巨兽啊!切记再长啸嘶吼了,谁也救不了你们,用血肉来拟补被你们被吞噬的星辰和大地吧!  巨孽大妖啊!躲躲藏藏了有什么用?当年兴临川城,田家练武场。。

  听了此话,田烈摇头无语,显然也是心头默认下此事。

  田灭尘闻言,神色依旧冷峻,毫不动怒,淡淡回了句,“他是我兄弟,我自然要帮他夺回属于他的东西。”

  “田文渊!”

  “该死!**的还淬了………”

  看到这一幕,全场爆出阵阵惊呼。

  田灭云脸色的笑意凝固在最丑陋的时刻,脚下猛地跺地。

  田博步步紧逼,一句句诛心之言,一个个欲加之罪,呼啸而出,身上更是爆发出练髓劲武者难以企及的庞大威压,镇压在田文渊的身上,根本不给田文渊丝毫辩驳的机会。

  恨不得生啖其肉,痛饮其血,将其千刀万剐,烧成灰烬。

  老者看着他,眼皮微微跳了一下,心中忍不住激赞,傲骨铮铮,大势蓄成,此子果然有田氏年轻一辈第一人的风采,未来百年老三这一脉恐怕势不可挡了!

  一旁的田烈终于看不过去,“三哥!你堂堂铁齿铜牙的本事,却拿一个小辈出气,这算什么?还要不要你的面皮?”

  抛开真实战力不论,此时的田灭云展现出来的气势,已然不能够用焚髓境来描述了。

  “田恕行!”

  众人原以为是家族上层权力之争,却是想不到堂堂家族长老,居然不顾身份,直接将矛头指向一个弟子。

  “够了!”

  然而当他瞄到名单上的最后一个名字时,脑海中瞬间浮现起族里最近甚嚣尘上的种种风闻,眉头不由皱成了川字。

  呃!

  从起步道速度攀至巅峰,整个过程只有短短数息。

  很显然,这个结果令其相当激动,心潮澎湃。

  田文渊脸色极其难看,忍不住大声质问田烈。

  霎时间,足尖不断点地,身形飘忽如烟云一般,于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这强悍的一击。

书评(433)

我要评论
  • 啊!你&也不想

      “呵呵呵呵…….你家宽儿当选下届族长本来是众望所归,阿烈啊!你也不想他因为些许小事,就耽误筹谋许久的大局吧?”

  • 施然行&堪一揽

      一位体态婀娜,貌美如花的少女应声出列,施然行步,巧笑嫣兮,隐藏在雪白衣袍下的腰肢又隐隐散发出柔若无骨、不堪一揽的感觉,这显然是将骨骼修炼到了易骨幻形的高深境界,在田氏族中绝对能排入前三。

  • 涩然,&,“田

      老者微微涩然,随即念出名单上第二个名字,“田如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