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路逃命的意思  


 

 2015年,突如其来的病毒悄悄的到来。我作为文中的主人公是一个草根农民,在末世求生本能。见识到人性的淡漠与生存下来的艰辛,是可以选择保护好所爱之人,安全的的渡过灾难。但是最求虚无缥缈的巅峰权利?一直坚持过.....也迷惘过......‘我想想今天去哪面试,TMD去了好几个地方,也不行,BJ的工作真不好找。’我默默道道的自己跟自己说话。。

  如果是真的出现丧尸,肯定是大规模的出现,要不怎么连警察局都没人接电话呢。那他的传染速度肯定要快的多,而且刚才看变丧尸的大叔,说明丧尸的力气没有超出人类力量的范围,也没什么特殊技能,只是单纯的撕咬。那这丧尸就跟行尸走肉的丧尸是一样的,人类是可以把它消灭的。就是没近距离的观察感染后有什么特征,还是小命要紧。那现在就需要找到武器,保护好自己。这个时候自己千万不能乱了阵脚。还要通知家里人,囤积粮食,也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会持续多久,国家能不能解决。想到这,我又掏出手机挨个给家里人,朋友们打电话,让他们注意一下,并做好存粮准备。顺便把刚才遇到丧尸之后我自己分析的和他们分享一下。

  ‘你真是抽风了,看丧尸片入迷了?连现实跟电影都分不出来了?’

  眼看就到临街的门口(临街门口没有门),看到大街上有五.六辆车连环撞在一起,有两辆车的已经冒起黑烟,旁边有十多个丧尸的慢悠悠的走着。怎么办?我自己解决不了这么多丧尸。“拼了”我心里冲出一股勇气,右手里抓着长矛,左手提着行李箱,疯狂的往我停在公寓门口10多米外的QQ跑去。近了,很近了,我把行李箱一扔。腾出左手要掏钥匙的时候,大街上的丧尸也发现了我,摇摇晃晃的向我跑来。我左手掏了两个兜都没拿到钥匙。这时的丧尸离我也就三四米远了,来不及了,心里很懊悔没把钥匙放到方便拿到的兜里的同时,放开双脚往公寓跑。心里想着,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不由得脚步加快了几分,说时迟那时快,我快速的爬上楼梯到了三具尸体的公寓门口。闪身,进门,关门,锁上。行云流水的动作像演练了无数遍一样。追来的丧尸“哐当”撞到了大门上。那些丧尸疯狂的嘶吼,好像在呼朋引伴。楼梯已经挤满了,貌似数量还在增加着。我感觉到不妙了,提着矛转身跑回我的房间。

  大门口还有成堆的丧尸。绝望的感觉,瞬间直达我的心里。我双手抱头使劲的抓着我的头发。我赶上末世了,遇见丧尸了,粮食没了,门被堵了,难道我真的注定要死在丧尸口中?我不甘心啊!我的精神接近崩溃的边缘,老婆还不知道生死呢,我怎么能放弃?家里人还在等我回去呢,我怎么能放弃?我还没活够呢?我更不能放弃。想办法,赶紧想办法。我又扫视了一下房间,看到放在角落里的鸡蛋,我高兴坏了。刚才没带走,怕鸡蛋仔行李箱中碰坏,没带走。难道这是天意?“哈哈,我刘星命不该绝,哈哈”我开灯试了试,结果还没有停电,走到卫生间,拿电磁炉,锅,开始煮鸡蛋。这几个鸡蛋是我的命啊。重获食物的我,心情从牛角尖中钻出,脑袋里又开始幻想自己以后的种种。

  “这下可不好了”我赶紧退过窗户,把窗帘拉上,丧尸已经冲到我的窗下。一声声的吼叫,我的心里心急如焚。真想给自己两个大耳光,这大大咧咧的性格以后一定要改。我转身从地上捡起刚才扔的长矛,稍微掀起一角窗帘。看着底下的丧尸用双手挠墙,一道道血印,不知疼痛,不知疲惫的挠。有的甚至把手指的的肉挠了下了,露出骨头也毫不在乎。“该死的,它们怎么这么执着,看不到了也不放弃。”慢慢的,后面的丧尸冲了半天都没到我的窗子下面,好像是急了,爬到同伴丧尸的身上,向墙爬去。“我去,搭尸梯么?”它们能一点点的适应,或者说它们在慢慢的改变在进化?

  话说我也不小了,我叫刘星,一个很大众的名字。今年26岁,家住在,美丽富饶的zz的一个小县城里。也许你们很多人都不知道zz市哪,那我说一件事你们就知道了。刘关张在哪拜的把子,也就是结拜。就是我们zz。来到bj打工7年了。因为自己初中的都没上完,早早进入了社会。前几年跟着家里的亲朋好友四处去工地打工,什么都没学到不说,还染上了一些暴脾气。结果在哪都干不长,四处打架。家里实在头疼,索性也不管了。就这样东两月西俩月的干活混日子。工地的工种都干过一遍,但是哪个都不精,还什么都会一点。不上不下(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那种)。

  公交站牌下面有个挺壮实的小伙子,上前劝架。嘴里还大声的喊道‘干什么呢?放手’边说边从后面抱住地中海大叔,拉开地中海大叔。听到壮实小伙子的声音,公交站牌下同样等车十多个人,好像如梦刚醒般也加入制服地中海大叔的队伍当中。‘赶紧报警,打120’人群中又有人喊道。那几个好心的小伙子把地中海大叔放倒,面冲地面,纷纷压在他身上。离他们稍远的几个女人也惊呆了,一动不动,好像是吓傻了。我看到这里,意识到出大事了,手哆哆嗦嗦的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赶紧拨打110.‘....嘟.....嘟....’没人接听。我赶紧挂断,随手又打120。‘.....嘟.....嘟....’‘我擦,情况不对吧?’我心里嘟囔着。

  就在我还在弄车上的垃圾的时候,就听见一声惨叫。‘啊’我会抬头看去。就在离我不远的公交站牌等车的人去出现骚乱,一个穿着短袖,头顶典型的地中海的一个大叔,手抓着一个小姑娘,嘴从小姑娘的脖子下面,生生的咬下一大块肉,鲜红的血从小姑娘的动脉中喷出,喷出两米多远。雪白的小腿,神经反射似的动了两下,还在使劲推着地中海大叔身体的手也松了下来。‘我擦,这是什么鬼,真咬啊?也没看到剧组啊’我左右望了望。我仔细一看,不像是演戏,难道是狂犬病?这也太惊悚了吧?

  突然,我的脑中蹦出一个想法。公寓的人不少,我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会没有人出来看看?要是变成丧尸,也应该叫啊。怎么这么安静呢?不对劲?感觉怎么这么大的公寓好像就我一个活人呢?这很不正常啊。虽然公寓里没几个熟人,但天天都看到,也算点头之交,今天怎么都没有了呢?

  ‘老婆,你信我不?’我犹豫了一下说到。

  ‘我想想今天去哪面试,TMD去了好几个地方,也不行,BJ的工作真不好找。’我默默道道的自己跟自己说话。

  ‘还是打不通,肯定出事了。’我默默的在心里想着。

  回到房间,我喘息着,眼在这个也就三十多平的房间里寻摸,要赶紧把门堵上。我把门锁死,把长矛往地下一扔,跑到床前把棕榈的床垫靠在门上,又搬来唯一一个大写字台,放倒,顶在床垫上。弄好了门口终于安全了,我看都没看房间里已经让我弄得乱七八糟了。身上的汗已经把全身的衣服都弄湿了。脱掉湿淋淋的衣服,来到洗澡间,冲了个冷水澡,让自己冷静下来。出来换身干净的衣服,坐在只剩床板的床上,想到刚才自己的失误把食物都丢了,就一阵懊悔。照现在这个情况,如果不想办法冲出去,我能坚持几天?

  ‘老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但是现在我跟你说的,有点脱离现实,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发生。’我有点急的说到。‘今天我看到丧尸了,就在刚才。一个男的咬了一个女的,血都喷出很远,一口就咬死了。可是没两分钟,那个女的居然有站起来咬人了。不管真的还是假的,你现在先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躲一会,如果没事你在出来。行不行?’我赶紧解释道。

  BJ的警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肯定发生什么事情了。要不不可能没有人接电话的。

  对面公交站牌下面的人也慌了,大叫着开始四处逃跑。当然,我也不例外,转身往我的小公寓跑去。

  最后在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确保没有什么遗漏。有一个行李箱里面有米,方便面还有衣服。手里拿着自己改造的长矛(切菜用的尖刀捆绑拖把制作的),衣服兜里装着手机充电器和一部手机,一盒烟和一个打火机,钱包。还有我的车钥匙。

  ‘没有啊,一切正常啊?怎么了?有事啊?’老婆回到。

  那就拿拖把加长一点,做个矛,应该安全一点。拿行李箱把大米方便面装上,在带了我和老婆几件衣服。当然了,我只拿了一身运动服,把老婆的内衣拿几套,在带了两身休闲服。

第六章

2021-04-07

第七章

2021-04-07

第九章

2021-04-07

第十章

2021-04-07

书评(377)

我要评论
  • 定发生&电话的

      BJ的警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肯定发生什么事情了。要不不可能没有人接电话的。

  • 不通,&默的在

      ‘还是打不通,肯定出事了。’我默默的在心里想着。

  • &正经的

      ‘哎呀,跟你说正经的呢,没开玩笑。真的!’我声音严肃的说到。

  • 婆有点&小生气

      ‘废话,你是我老公我不信你信谁啊?你今天抽什么疯啊,有事没事?没事我该忙了。’老婆有点小生气道。

  • &复活呢

      ‘一点反常都没有么?’我心中在想,还好这个只是个例,并不是什么生化危机。可是,那死的人怎么会复活呢?难道真的是拍电影?白白浪费表情,吓我一跳。

  • 心里暗&胖但是

      话说也轮到自己倒霉,在工地上出了一场事故,在家养病养了一年,体重也飙到了240斤,当然了,个子在182的我,常常摸着我腐败的肚子,感慨着人生。(其实自己心里暗示自己,虽然胖但是B也要装的,嘿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