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柔很爱纪宸,想给他生一个孩子,那一晚的激情之后,她怀孕了了。当她再后来明白真相的时候,原来孩子也不是纪宸的,不是封聿景的。那晚缠绵缱绻的人是封聿景,纪宸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造成伤害自己,苏清柔会这么轻意罢休的,眼前不就有一个很强悍的帮手嘛!叮咚叮咚。。

她想了想问道,“我能不能问一下,这些人是……”

林小婉的话惹来了场上其他模特对苏清柔的嘲笑。

“妈妈。”苏清柔饿的狠了,正吃的起劲儿,突然听到畅畅叫她的声音,就抬起了头。

“林茵,反正我的脚现在已经这样了,这几天也不能练台步了。不如咱们这样吧……”苏清柔附在林茵的耳畔边,低声的说了一番。

他们还以为患者是什么疑难杂症呢,原来是这种小病。

有钱人真的可以胡作非为。

“妈妈,你的脚怎么样了?”畅畅在电话那头焦急地问道。

还有一种声音却是说苏清柔这个参赛选手,她每次上台比赛都会出状况,最后都会让整场的焦点转移到她一个人的身上。这是对其他参赛选手的侮辱。如果继续让她参加比赛,恐怕整个比赛流程下来,最后人们只会记住苏清柔一个人了。

这就是苏清柔。

封聿景看出了她的疑虑,淡淡的说道,“畅畅要给你买的补品礼品。”

“妈妈,那我明天能去找你吗?医生叔叔说了……只要我能按时来医院打针吃药就可以了。”缩在被子里的畅畅可怜巴巴的说着。

苏清柔怕他又自己一个人从医院乱跑出来,“你乖乖在医院里待着,阿姨明天去看你吧。”

她说的很诚挚,一改往日嚣张跋扈的形象。

听到苏清柔关心的话语,畅畅一张包子脸马上笑得比向日葵还要灿烂。

苏清柔吃完晚饭就躺在床上,心里担心畅畅,她便给畅畅打了个电话。电话几乎是秒被接通。

苏清柔只能火大的起了床,穿着一身睡衣踢踏着拖鞋就跑过去开了门,本来气吞山河的一声怒吼却在看见门外的人之后被硬生生吞了回去。

房间里的静谧被一阵门铃声给打断了,苏清柔连理会都不想理会,有些烦躁的把被子蒙过了头顶,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声音依然可以透过被子钻进他的的耳朵里。

两种声音争论不休,到最后还是第二种声音占了上风。

某个“蚕宝宝”在挂完电话后,将一颗头从被子里探出来,“爸爸,我明天后天大后天,反正在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里,我都会乖乖让医生叔叔给我打针,也会按时吃药。不过你得先给我安排一个骨科医生、一个外科医生,还有补药……红姨说了脚受伤要吃补药才能好得快……”

书评(213)

我要评论
  • 门铃声&清柔连

    房间里的静谧被一阵门铃声给打断了,苏清柔连理会都不想理会,有些烦躁的把被子蒙过了头顶,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声音依然可以透过被子钻进他的的耳朵里。

  • 里,用&儿,不

    畅畅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苏清柔的脚腕,满眼疼惜的样子,苏清柔心都快化了,一把将畅畅抱进了自己的怀抱里,用她的额头抵着畅畅的小脑袋,笑容放大在脸上道,“我没事了,宝贝儿,不要担心了。”

  • 不忍心&是也就

    苏清柔不忍心拒绝畅畅的好意,于是也就笑着接了过来,却没想到面临的是接踵而来的各种美食,苏清柔欲哭无泪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早知道就说自己吃过饭了啊……

  • 下身子&微微笑

    苏清柔破有一些意外,她蹲下身子摸了摸畅畅毛茸茸的脑袋,微微笑着说道,“谢谢畅畅,妈妈没什么事,你不要担心。”

  • 些什么&,封聿

    苏清柔还想说些什么来拒绝,封聿景却突然开口,“孩子想做什么,你就让他做吧。”

  • 苏清柔&有些不

    冰冷的声线让苏清柔有些不大高兴,她皱了皱眉头说道,“没有,只是有些意外。”

  • 妈,你&这里的

    “好吧。”畅畅扁了扁嘴巴,有些不情愿的坐了下去,但很快的就又夹起一只水晶虾放在苏清柔的碗里,“妈妈,你再吃吃这个。畅畅最喜欢吃这里的水晶虾了。”

  • 转了转&带你去

    畅畅坐在苏清柔怀里,眼睛转了转,突然叫道,“妈妈,我们带你去吃早饭吧。”

  • 病人眼&的小孩

    哪次出诊不是病人眼巴巴的来等他们,这次却被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孩子差遣着来给出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