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苦少年,天地狭窄,混混沌世界沌闯天下,苦难中的磨练终归略有得,人生的历练终归略有获. 玄奥族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结束了这些古怪的举动以后,他们开始各自归家。好象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对于这件事,他们都不曾有过任何的交谈只是默默的走着,显得那么的稀松平常。。

  老人听完陈不凡的讲述,那双如同蒙了白纱布的眼睛湿润了,她紧紧握住眼前这个孩子的手,仿佛这个受伤的孩子就是她的孙儿一般。

  陈不凡小心的走到洞外,折了根树枝又返回洞里,他慢手慢脚的向蛇捅去,这一捅蛇仿佛没有什么感觉的一动不动,陈不凡胆子大了点,把枝条较细那头狠狠的向蛇扎了过去。蛇本来是假死想拖延时间,好让它肚子里的食物快点消化,好再次解决眼前这道美味,可没想到眼前这个“美味”太狠啦,一下捅破了它身上的鳞甲,扎到了肉里,轻辱可以忍,但是痛到要命怎么都不能忍啦。蛇嗖的一下就窜了起来,依然摆着那个S型,三角的脑袋加上红色的星子,异常的吓人。红蛇这次打算拼死一博,因为它从未被任何动物这么轻辱过,更是没有把生命沦丧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只见角落的小洞开始出现了裂痕,扭动,狂热的扭动,用命作为搏击的扭动。“哗啦!兹!”的声响过后,大蛇这下可乐到了,因为它出来了,红蛇还不忘回头看一眼,接着把目光盯到了眼前这顿轻辱过它的美味上了。

  忍着还有点饥的肚子,陈不凡开始了他的逃离生涯。

  “我走啦!震江,如果再过十年,我还活着,我就回来看你!”边说,陈不凡边向村外跑去。

  “臭小子!还不给老子滚起来。”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手里持着根拇指粗的藤条挥舞着走向一间破旧的柴房。

  “不凡哥,你去哪啊?你是不是又挨打啦?别怕,到我家去,我妈刚给我在灶里烧了几个红薯,咱俩一人一半,咋样?”胖小子抹抹头上的小汗珠,憨憨的道。

  大虫剧烈的扭动了一段时间身体以后,如同死亡般的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因为刚才那撼人的一幕带给陈不凡的震惊太大啦。以至于他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等到他开始活动身体时,已经感觉到后背那冰冷的汗。

  此时的陈不凡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啦,他也知道即便再跑也跑不过这么一条庞然大物的蛇。他刚刚感觉到死亡临近的时候,忽然被什么东西砸到头上一阵眩晕接衷而至。

  满山的乱跑,到处的寻食,成了这些日子陈不凡唯一要做的事,身上的变化他没有顾及那么多,到是那一身用不完的巨力让他身感诧异,不过少年胸境,过时不思。遇到飞鸟走兽他也无心伤害,可惜一林中能有几个野果树啊。大约就此过了十日,忽然让他发现了一大窝的蜜蜂,虽然他没有尝过蜂蜜,但蜂蜜散发的味道却着实刺激了陈不凡的嗅觉。三下两下他就窜到树头去拿蜂窝,这一动可不得了,满窝的蜜蜂朝他席卷而来。掉下树,慢跑,跑,急跑,狂飚。这一系列的动作最终结果是,被树根拌倒,接着滚下山坡。

  随着一声声的呼唤,孩子转过头来,只见一个比这个孩子高出一截的胖小子跑了过来。

  折腾了一上午,陈不凡已经累得精疲力净了,他还没来得急走出水池,肚子就哗哗做响。可惜了一酝酿玄天之气的道场竟然变成了陈不凡随地解决负担的场所。

  屋外墙头传来嘻嘻笑声,好象这个恶作局的成功让他感到由衷的高兴。一身单薄的衣服,一双邋遢的布鞋,他全身装束依摸样来看,完全是要寿终正寝啦!这么破烂的衣物任凭怎么样的父母都不会忍心让自己的孩子穿着的,可眼前这个孩子完全没有在意这些,好象他已经完全习惯了这样的装束,麻木了苦难的生活。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工夫,胖家伙被他一系列的动作整的气喘吁吁的,这才停下手来。

  在浩瀚的星空下,一个村庄里面的壮汉们全部都聚集在稻场旁边的空地上,袒露出左臂,对着月亮,随着月光的浓重,一层层金黄色的光环在这群人的周围散开。紧接着这些人的臂膀上开始溜出一缕缕金色清烟,这些金色的清烟仿佛被月亮吸收一般,直奔月亮而去。随着清烟奔月,这群人黑色的瞳孔一下就收缩了,仿佛变成全白色的眼睛。这异常诡异的一刻大概持续了半个时辰才结束。

  原来这池泉水正是两条巨莽想要争夺之物,陈不凡冲进洞之时,白蛇刚好吞噬了黑蛇,因为黑蛇也是修炼千年,并非一下能消化,加上黑蛇本身带有极强的毒性,致使白蛇变成血红之色,白蛇本来吃完黑蛇后,准备等到次日黎明之时也就是池中玄天之气最重时再饮用这池中之水,以助它飞身成龙。可惜上天往往不会随着某个事物的想法而运行,机缘到了陈不凡身上,一切便都便宜了这个苦难的小子,如果他只吃了白蛇注定要死,但是他同时又吃了黑蛇,跨出了鬼门,如果他找不到这池水,就会死!如果他不是站到旋涡中央,更会死!如果他不是脱掉了布鞋,就不会那么凑巧的让玄天之气从脚底而入从而解除了身上所有的毒气。好运有时候降临给你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机会反应过来,其实长生天给你苦难背后一定会有它不一般的馈赠。

  大概过了盏茶的工夫,一树屈指可数的桃子勉强经过了趟陈不凡手,就都变成他肚中之物咯。

  “震江,你自己吃吧,我这回是真的要走啦!我再也不回那个家了,我把阿黄绑啦,还让阿黄咬了那胖子一口,我要是回去就怕再也活不成啦,你还记得王叔是怎么死的吗?我准备走啦,走的远远的,死也不死在这个地方。”

  陈不凡吓得操起一块石头重重的向蛇砸了过去,可惜,他低估了红蛇的速度和能力,红蛇随意的就躲过了这一击,星子吐得更欢了,S型刷的变得笔直,闪电般的攻击了陈不凡,好在距离的问题,才让陈不凡没有枉死蛇腹中。

  快接近陈不凡时,蛇昂着头,身子开始折成S的形状,吐星子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蛇猛的对陈不凡发起了攻击,可在离他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蛇开始放肆的扭动身体,仿佛什么东西在后面拉住了它一样。这时候陈不凡才开始朝蛇的方向望去,只见蛇还有一半的身体卡在了洞口处,蛇下半段身体比前面要大上好多倍,估计是吃下了什么动物不曾消化掉,所以它无法潜行,才会被那个不小的洞给卡住。

书评(153)

我要评论
  • &不缺口

      “孩子!你要是不嫌弃我们家简陋就住在这里,我们简家不富裕,但也不缺口吃的,也算是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进门汉子就对陈不凡说道。

  • &一声就

      陈不凡脑袋嗡的就大了,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听到过如此亲切的话语,眼泪止不住就往下流,他啪一声就给大叔跪了下来,因为此时他根本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表达他的心情,以及内心深处感到的异常温暖。

  • 肚子就&负担的

      折腾了一上午,陈不凡已经累得精疲力净了,他还没来得急走出水池,肚子就哗哗做响。可惜了一酝酿玄天之气的道场竟然变成了陈不凡随地解决负担的场所。

  • 为之一&飞虫走

      陈不凡溜达出洞,见满山绿景,耳目为之一新,仿佛一切就在眼前,只要他注意看,飞虫走兽,竟可收入眼底。

  • 外悄声&段时间

      这时,一个单瘦的汉子走到屋里,忽然发现了一旁和老人说话的陈不凡,带着满脸疑问的开始打量这个家中的不素之客,老人起身拉过汉子,在屋外悄声对汉子耳语一段时间,汉子再次进入屋内,眼中也微微泛有泪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